郵件登錄

建立最嚴格水資源管理制度——《改革開放:政府與市場關系視角下的復興史論》系列398

2019-10-17 10:49
  

  引言 

  在中華民族復興的偉大征程中,2012年對我國來說是承前啟后、極不平凡的一年。這一年是實施“十二五”規劃承前啟后的關鍵一年,我們黨將迎來舉世矚目的十八大。當年1月,國務院印發《關于實行最嚴格水資源管理制度的意見》。這是繼2011年中央1號文件和中央水利工作會議明確要求實行最嚴格水資源管理制度以來,國務院對實行這項制度作出的全面部署和具體安排,也是面對我國基本國情和水情作出的重大決策。這對于解決我國復雜的水資源問題,實現經濟社會的可持續發展具有重要意義和深遠影響。

  一、重要文件 

  國務院西部地區開發領導小組會議和國務院振興東北地區等老工業基地領導小組會議討論通過《西部大開發“十二五”規劃》和《東北振興“十二五”規劃》。(2012年1月9日)

  國務院印發《關于實行最嚴格水資源管理制度的意見》。(2012年1月12日)

  中央軍委下發《關于大力發展先進軍事文化的意見》,明確提出發展先進軍事文化的指導思想和目標要求,對發展先進軍事文化的主要任務作出全面部署。(2012年1月28日)

  二、重大事件 

  國務院常務會議研究部署進一步加強質量工作。(2012年1月11日)

  三、重要論述 

  《中國投資》刊發馬曉河《城市化戰略與我國增長動力機制選擇》的文章。文章提出,要想讓城市化成為未來中國經濟增長的新動力,就必須加快體制改革,進一步清除中國城市化的制度障礙和不合理的政策安排。第一,要協調工業化與城市化的關系,將城鎮發展放在優先位置。第二,通過培育和發展輻射全國性的重點城市群體系,加快推進城市化進程。第三,徹底改革排斥農民進城落戶的城鄉二元體制,從限制農民進城轉向鼓勵支持農民進城。第四,為了提高農民轉化為市民的能力,應積極推進土地制度的市場化改革。第五,轉變城鎮發展模式,促進城鎮發展在集聚人口方面的效應最大化。(2012年1月5日)

  《學習時報》刊發陳文玲《可以這樣推進改革》的文章。文章提出,在推進改革過程中,一是體制機制的轉換應像“搬道岔”,即在做好制度設計、實化細化具體政策措施、制定具體操作方案的基礎上,快速進入新軌道,實現新舊機制平穩轉換。二是科學可靠的“頂層設計”是基礎,即推進各項體制機制改革,必須加強和完善頂層設計。三是應實現“共贏多贏”,即改革要盡量使各方面都能得到好處,而不是一個方面或幾個方面,要使改革實現“共贏”和“多贏”。四是應有“試錯機制”,即允許改革過程有反復、有失誤、有不被理解的地方,允許基層在實踐中通過不斷試錯來探索改革的思路和辦法。五是必須“系統推進”,即各項改革都需要政府各個部門配合,增加部門之間的系統性、協調性,以形成整體合力。(2012年1月9日)

  四、重要數據 

  國家統計局公布數據顯示,2012年1月份,全國居民消費價格總水平同比上漲4.5%。實際使用外資99.97億美元,同比下降0.3%。進出口總值2726億美元,同比下降7.8%。PPI同比上漲0.7%。PMI為50.5%。新增信貸7381億。M2同比增12.4%。

  國家統計局發布數據:2011年底中國大陸城鎮人口為69079萬,農村人口為65656萬。城鎮人口占總人口比重達到51.27%,首次超過農村。(2012年1月17日)

  五、作者點評 

  【建立最嚴格水資源管理制度】水是生命之源、生產之要、生態之基,人多水少、水資源時空分布不均是我國的基本國情和水情。當前我國水資源面臨的形勢十分嚴峻,水資源短缺、水污染嚴重、水生態環境惡化等問題日益突出,已成為制約經濟社會可持續發展的主要瓶頸。為了解決上述問題,2012年1月,國務院發布《國務院關于實行最嚴格水資源管理制度的意見》,對嚴格水資源管理作出總體部署和全面安排。《意見》提出,當前和今后一個時期,嚴格水資源管理的著力點就是建立和落實“四項制度”、強化“三條紅線”管理。“四項制度”是嚴格水資源管理的主要措施和保障,其內涵包括了水資源管理的眾多內容。“三條紅線”及其階段目標分別對應于水資源管理中配置、節約和保護三個關鍵壞節。這是繼2011年中央1號文件和中央水利工作會議明確要求實行最嚴格水資源管理制度以來,國務院對實行這項制度作出的全面部署和具體安排,也是面對我國基本國情和水情作出的重大決策。這對于解決我國復雜的水資源問題,實現經濟社會的可持續發展具有重要意義和深遠影響。

  六、作者論談 

  【政府干部考核制度改革需重點解決的兩個問題】一是設計好考核指標體系。考核指標究竟是以GDP、財政收入和工業增加值為主,還是以經濟效率、民生、資源環境為主?不同指標的權重怎么設計?如果我們把經濟效益指標,比如勞動生產率、土地產出率、人均收入、節能減排等作為最重要的考核指標,將GDP、財政收入和工業增加值等作為相對次要的指標,那自然會引導地方政府主要去追求效率、民生和好的環境。二是解決好誰來考核誰的問題。如果一直是上級政府考核下級政府、下級政府考核企業,那么在上級政府主要關心GDP的情況下,問題還是難以解決。如果建立起一套多維度的考核體系,在“上考核下”之外增加“下考核上”即老百姓考核地方政府,情況就會有所不同。就像企業考核一樣,進行360度考核,上下、左右、前后都進行相互考核。在下級考核上級、老百姓考核政府的情況下,那么老百姓就會將其關心的人均收入、教育、醫療、空氣質量等問題,作為其衡量政府業績的主要指標。

  參考文獻 

  [1]人民日報圖文數據庫[EB/OL],1946-01-01/2017-12-31.

  [2]每月大事盤點[J].秘書工作,2012(2):32-33.

  [3]2012年大事記,中國共產黨新聞網[EB/OL]。http://cpc.people.com.cn/n/2012/1031/c64164-19454317.html.

  [4]宏觀經濟數據,金融界網[EB/OL]。http://finance.jrj.com.cn/focus/2012jjsj1/.

  [5]馬曉河.城市化戰略與我國增長動力機制選擇[J]。中國投資,2012(1):37-42.

  [6]陳文玲,周京.可以這樣推進改革[J]。學習時報,2012(1):1-2.

  [7]解決中國水資源問題的重要舉措——水利部副部長胡四一解讀《國務院關于實行最嚴格水資源管理制度的意見》[J]。中國水利,2012(4):4-8.

  [8]高而坤.建立符合國情的最嚴格水資源管理制度[J]。中國水利,2012(4):9-11+18.

  [9]王翔.深刻領會中央一號文件關于實行最嚴格水資源管理制度的重大意義[J]。治淮,2011(3):8-10.

  [10]李佐軍.第三次大轉型——新一輪改革如何改變中國[M]。北京:中信出版社,2014:73.

 

 

   作者: 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資源與環境政策研究所副所長、研究員 李佐軍 國家開發銀行研究院副研究員、經濟學博士 田惠敏  來源: 國研網 

微信

水利部發展
研究中心
微信

江苏7位数中奖